化学品接触与我们的内分泌系统 - ChemicalSafetyFacts.org
View count: 2095 Views

内分泌系统是各种腺体的集合,这些腺体分泌的激素可以调节我们的新陈代谢、生长、发育、组织功能、性功能、生殖、睡眠和情绪等等。内分泌系统由脑垂体、甲状腺、甲状旁腺、肾上腺、胰腺、卵巢(女性)和睾丸(男性)组成。

为了维持我们的身体机能,内分泌系统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工作。我们的身体依赖于激素对各项日常身体机能进行管理,同时,贯穿我们一生的持续身体变化,也是由激素控制的。

鉴于内分泌活动对人体健康的重要性,不难理解流行社交媒体网站上的文章给公众带来的担忧。这些文章称,接触某些化学品可能会对人体内分泌系统“造成”持续的健康影响。有时,这些化学品被称为“内分泌干扰化学物质”,或简称 EDC。

我们如何从这些文章的标题来理解背后的科学内涵呢? 某些天然和人工合成的化学品确实能够影响内分泌系统。至于这种影响本身是否有害,或在特定接触剂量或接触水平和频率下,内分泌活动是否会导致伤害,还有待研究。

效力和接触

化学品与内分泌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取决于化学品的类型和接触时间、接触频率、物质的效力以及身体吸收和清除物质的方式。效力是讨论潜在的内分泌干扰物时很重要的一个考虑因素。一个简单的类比是吃各种辣椒时嘴里感受到的辛辣程度。某些类型的辣椒会比其他类型的辣椒感觉更辣,如墨西哥 (jalapenos) 辣椒和夏宾奴 (Habaneros) 辣椒比热蜡 (hot wax) 辣椒更辣。

正是化学品接触和效力这两种因素的相互作用,决定了内分泌系统的反应是积极、中性还是消极。

通过对天然和合成化学品数十年的研究,科学家们积累了有关不同的接触水平如何导致不同影响的丰富知识。科学界形成了这样一种广为接受的观点,即恰当剂量的某种物质会对人有益,如果剂量过高,同一种物质也可能导致包括伤害在内的其他反应。这种关于剂量与反应的原则适用于各种应用中使用的所有天然和合成化学品,如化妆品、个人护理用品、药物、作物保护和工业制造产品等等。

化学品对内分泌系统的实际影响取决于各种因素,如化学品的使用方式、某人是否实际接触化学品、接触水平和接触时间。正是所有这些因素的相互作用,决定了内分泌系统的反应是积极中性还是消极
我们想要通过它说明什么问题? 请看下面的示例提供的解释:

  • 积极作用:口服避孕药如果按医生的处方正确服用,有助于计划生育。
  • 中性作用:天然大豆植物雌激素存在于牛奶和大豆拿铁等饮料中,可与雌激素受体作用,影响内分泌。植物雌激素的效力远低于人体合成的雌激素。尽管典型的大豆拿铁消耗方式可能暂时影响内分泌系统,但还没有临床证据表明这种接触会造成伤害或产生长期影响。
  • 消极作用:据信,在相对较高的浓度下,农药 DDT 已经引起鸟类的蛋壳变薄。DDT 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美国和加拿大被禁止,在环境中的含量已经下降。随着接触的降低,鸟类数量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恢复。现在 DDT 以一种受控、有益的方式使用,在热带地区用于杀灭蚊虫,防治疟疾。

内分泌活动和内分泌干扰物
很多物质可能会影响内分泌系统的器官。但是,物质影响内分泌系统,并不意味着会导致副作用。那些不止发挥简单作用,并导致不利健康影响的物质叫内分泌干扰物。内分泌干扰物是直接改变内分泌系统功能的物质,因此会对健康造成负面影响

要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影响内分泌系统的化学品都有害。在很多情况下,身体会进行自然调节,因此不会造成健康影响。物质能影响内分泌并不意味着它会干扰内分泌

公众对 EDC 的关注首先是在将近 20 年前,Theo Colborn 和其他两名作者出版《失窃的未来》(Our Stolen Future)一书后出现的。从那以来,在科学研究和政府化学品政策讨论中,这一主题一直受到公众的关注。下面,我们来看一下有关 EDC 的科学知识和公共政策的发展。

全球对于 EDC 的政策和观点

人们听到化学品可能会影响我们的内分泌或“荷尔蒙系统”时,可能会很恐慌。尽管这些问题背后的科学研究可能相当复杂,但从消费者的角度看,了解研究内容以及科研机构在做什么,并通过事实对我们提供指导仍然相当重要。

确定 EDC 是一项复杂的科学和技术工作。各国政府都在分析如何最佳地研究和测试内分泌影响,并确定接触某些化学品是否是导致问题的原因。美国和其他几个国家正在实施一项科学方法,以考虑化学品的接触和效力这两个潜在危险。在欧洲,正在讨论采用分类或列表方法,它通过危险这一因素来确定对内分泌有影响的化学品。没有人考虑化学品可能有或没有的实际风险。

美国:基于风险的方法
在美国,环境保护署 (EPA) 建立了一项科学的内分泌筛查程序,旨在保护公共卫生和环境。EPA 使用高质量、经过验证的试验方法,确定哪些物质有可能影响内分泌系统。然后,EPA 将进一步评估有此类影响的物质,确定是否会产生副作用,以及什么接触量会触发这类反应。这种测试通常包括接触水平远远大于人们通常接触水平时的接触。

此测试后,EPA 将对产生副作用的化学品进行全面的风险评估,以使研究人员了解接触该化学品的可能影响,以及现实生活中产生危害的可能性。这种科学的风险评估可以帮助科学家们确定“安全的边缘”,即产生副作用的接触水平和人类及野生动物的典型接触水平之间的差异。然后,EPA 将确定这种安全边缘是否适合保护公共卫生和环境,其中包括可能特别敏感的组织,或是否应考虑限制该化学品的使用。

欧洲:分类建议
目前,欧盟正在考虑“分类”或列表方法,将仅按其“危险”(即化学品导致危害的可能性)来确定对内分泌活动有影响的化学品。这种方法受到很多科学家的批评,因为它偏离了广为接受的科学原则。与 EPA 和其他科学计划一样,欧盟不是评估效力、接触和风险,而是提议定义和设立两个大类:第 1 类:“已知”的内分泌干扰物,和第 2 类:“疑似”内分泌干扰物。尽管科学家们可能承认“已知”和“疑似”内分泌干扰物之间的重要区别(即“疑似”内分泌干扰物是指有可能影响内分泌系统,但还没有显示产生任何副作用的物质),但其他人可能无法清楚地看到这种差异。对一般公众而言,这种微妙的差别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困惑和恐慌。

欧盟考虑的方法也没有考虑以科学为基础的效力或接触的因素。也就是说,无论物质对内分泌系统的影响有多小,或接触量有多低,只要一种化学物质出现在其中一个列表中,消费者一看到该物质出现在产品中就会感到恐慌。即使科学技术表明材料或产品中所用的化学品的含量非常低,不可能导致负面的健康影响,也可能会引发这种不应有的恐慌。欧盟建议的方法超越了“足够的预防措施”,实际上是一种怀疑的文化,认为只要有化学品就会造成伤害。

总结

随着科学与监管专家不断检验和改进经过验证的测试方法,识别内分泌干扰物并更好地了解安全接触水平,科学技术将不断发展,越发精确。

目标是让监管部门能够利用科学技术,对实际风险进行合理的评估,即在现实条件下,因接触特定化学品而受到伤害的可能性。这样,人们就能真正了解他们接触的化学品及其对健康和环境的实际影响,进而在面对日常生活中的产品和化学品时,做出知情且自信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