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化学品应根据风险进行管理,而非单独根据危害进行管理 - ChemicalSafetyFacts.org
View count: 72 Views

为何化学品应根据风险进行管理,而非单独根据危害进行管理

化学对现代生活至关重要,是解决全世界一部分最重要问题的关键。但是,仅当这些化学品可负责地管理时,化学品才能为现代产品和技术带来宝贵的益处。

风险与危害

责任化学品管理的核心是两个概念,即危害风险 在基本术语中,危害 是指某事项可造成危险的潜能,风险则为危险发生的可能性。例如,老虎本身就有危害;但是印度的老虎对居住在美国的人不会造成风险

与之类似的是,产品中特定化学成分的固有危害本身并不能决定该产品是否“安全”。

相反,如:与产品中的危害化学成分有关的人类健康风险,其不仅取决于化学物质的存在,还取决于该产品的合理预期使用中任何潜在的人类接触性质和程度。

另外,如从产品中消除危害化学品成分后,并不一定能确定该产品随即变得“安全”。有时,消除一种“危害”化学品成分后,其替代品成分实际上更可能带来“风险”。

根据该化学品的危险特性,制定关于产品特定化学成分的决策,这看似既简单又直接。但是此类决策通常会忽略最适用的科学原理,可能导致负面效果,包括可能对人类或环境造成更大危害。因此,解决方案并非仅消除危害,而是要了解如何适当管理潜在风险。

据此,科学家通常要进行“风险评估”,分析化学成分的固有危害特征以及接触可能性,以帮助确定因特定用途而产生不利影响的可能性。

下一部分概述:

危害识别

那么,我们如何知道产品中的特定化学成分是否有可能造成伤害呢? 科学家可以通过对实验动物和细胞系统进行实验测试,以及通过计算机仿真和建模来识别化学危害。鉴于可能存在的不确定性,科学家设计和执行测试和模型,以预测危险,帮助保护人类健康。

还可通过对特定物质接触频率较高者进行观察性研究,以确定风险。这些研究被称为流行病学研究,有时会产生重要的结果,但通常认为不太可靠、更难解释,且更容易出错。

为什么仅靠危害无法可靠地确定风险

危害识别是风险评估的第一步。所以,仅根据危害做出决策,会忽略其他重要的科学信息。简化示例有助于说明这一点:

假设某飞机零件制造商试图负责任地选择“最安全”溶剂,以用于去除金属零件上的润滑脂。彻底研究后,确定了两个同等有效的选项,即溶剂 A 和溶剂 B。溶剂 A 的毒性是溶剂 B 的一半。如仅根据危害选择,可能溶剂 A 看起来是更安全的选项。

但是,科学数据表明,溶剂 A 的蒸发速率是溶剂 B 的 10 倍。因此,使用溶剂 A 的工人的接触量是溶剂 B 的十倍,产生实际危害的可能性也增加 5 倍。

因此,与仅根据危害做出的决策结果相反,根据该风险评估排序,选择溶剂 B 可能“更安全”。

仅根据危害制定化学安全决策的后果

尽管危害识别的科学方法不断得到改进,但是由于不一致和不确定性,其依然任重道远。专家判断通常需要评估所有可用的证据,以便做出负责任的决策。如果基于初步科学证据仓促决策,即使是出于最好的意图,也可能导致(甚至已经导致)令人遗憾的结果。

考虑以下真实示例:

  • 对氯化副产物潜在危害的不当担忧,导致了 20 世纪 90 年代秘鲁和其他拉丁美洲国家爆发致命霍乱
  • 很大程度上由于将疫苗或其成分与自闭症相关联的欺诈性研究,很多父母选择不为孩子接种多种疾病的疫苗,导致可预防传染病的发病率上升。
  • 仅根据化学品的危害特性进行分类和标记(如致癌、致突变或生殖毒性),并以危险的符号或标志说明产品,可能会不公平地影响产品声誉,并阻止用户使用,即使事实上可有效管理任何潜在接触以确保安全使用。
  • 消费产品制造商和零售商屈从于压力,根据实际或认为的危险特性,从产品中移除某些化学物质,而没有评估它们按预期使用时是否确实构成了风险。

仅根据“危害”制定的决策也可能造成其他负面后果,例如,市场上“更安全”的有益产品的缺失;安全性更低的替代品;消费者成本的提高;阻碍更安全产品的创新活动。

基于风险的化学品管理方法可以成功平衡安全性和优势,并有效帮助人们在多种选择中确定“最安全”选项。据此,几乎全球所有监管机构和化学品制造商本身都在实践基于风险的化学品管理。

基于风险的化学品安全评估的价值和实践性

美国国家科学院 (NAS) 已经反复并持续确认其支持将基于风险的决策作为化学品管理的首选方法。1983 年,NAS 首次概述适当风险评估步骤,2009 年再次确认该流程,同时还认可了挑战(例如,增加复杂性、所需时间长度、依赖缺少数据的默认假设、以及某些利益相关者的特许经营权),并提供了一些有助于解决问题的建议 。世界卫生组织 (WHO) 还强烈倡导基于风险的化学品管理方法

术语“风险评估”可涵盖定性和定量方法。事实上,大多数风险评估均为筛选级别评估,其使用大量过度保护的保守假设,并且通常可以快速而且廉价地完成。

执行科学风险评估

专家普遍同意通过以下四个步骤进行适当的科学风险评估:

  1. 危害识别:科学家极少有确切的证据表明特定化学物质直接导致特定疾病。因此,专家们依赖于实验室动物和细胞系统的实验测试数据以及计算机仿真和建模。鉴于可能存在的不确定性,科学家设计和执行测试和模型,以预测危险,帮助保护人类健康。
  2. 剂量反应评估:这考虑到强度、持续时间、时间、年龄、性别、生活方式和其他因素,通常通过健康保护性假设,将观察到的剂量外推至较低的剂量。
  3. 接触评估:表征接触程度、持续时间、时间安排和途径;接触人口的规模、性别和类别;全部预估的不确定性。
  4. 风险表征:“接触评估”确定每种接触情况下的疾病发生预测流程。其结合了接触和剂量响应评估,还总结了先前步骤中的不确定性。

尽管风险评估具有科学优势,但不一定必须根据表面数值接受评估结果,而应仔细检查基础数据、分析和假设,以便充分理解所主张的结论。

根据美国国家科学院的研究,风险评估为确定问题的相对紧迫性以及分配降低风险所需的资源提供了有效框架。利用风险分析的结果,我们可以将预防、补救或控制措施的目标对准那些可以利用现有资源来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的领域、来源或条件。

但是,风险评估并非如空中楼阁般执行的决策程序,而是评估性、多方面的比对流程。因此,在评估风险时,我们必须将一种风险与其他多种风险进行比对。

其他链接:

美国环境保护署,风险评估

加拿大职业安全与健康中心